3549.第3549章 来自乌利尔的信

牧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依米文学 www.emwx.net,最快更新超维术士最新章节!

    小少爷说到“同学”的时候,白皙的脸上浮现一缕可疑的绯红。

    普朗管家见状,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他自然是知道,小少爷如此积极的来送信,其实是因为这封信来自他暗恋的那位同班女孩。

    也正是基于这种“动力”,小少爷才会在大晚上,强迫自己来到夜之山。

    这就是……青春埃

    普朗管家内心感慨了一句,目光悠悠的飘到小少爷胸兜,能看到胸兜里岑白的信封一角。

    这就是小少爷即将送给老爷的那封信。

    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普朗管家的表情微微沉凝。

    在来之前,其实他已经知道了这封信是谁寄给老爷的。

    ——乌利尔。

    也是小少爷暗恋的那位女同学的舅舅。

    对方能和小少爷同班,意味着阶层也处于同个层面。正常情况下,她们家的信,完全可以直接寄给老爷。

    但对方却绕了一个大弯,让小少爷帮忙来转信,这中间却是有一番猫腻。

    至于猫腻为何。

    大半辈子服务古莱莫老爷的普朗管家,是心知肚明的。

    古莱莫与乌利尔相看两厌,虽然还不至于到要对方死的地步,但老爷只要听到乌利尔的名字,就会大发雷霆。

    毕竟,因为乌利尔,大小姐才会消失不见。

    如果是乌利尔直接寄信给古莱莫,估计就会向不久前的那封一样,老爷根本看都不看,就扔到一边。

    乌利尔估计也是猜到了古莱莫的反应,又写了第二封信,并绕了一个大圈子,将信交给小少爷,让他来帮忙传信。

    而小少爷,是古莱莫老爷最疼爱的后辈。

    从这一步棋来看,乌利尔对古莱莫还是非常了解的。

    只是普朗管家也不懂,乌利尔为何如此执着的要给老爷送信?他想给老爷传递什么消息?

    普朗管家其实并不讨厌乌利尔,他很清楚,大小姐的失踪与乌利尔没有太大关系。

    而且,乌利尔这些年的颓废沧桑样子,也被普朗管家看在眼底。

    他其实也很不容易……

    这也是为什么,普朗管家明知道小少爷手中的信来自乌利尔,他仍旧装作不知,带小少爷来到夜之山见老爷。

    就是不知道,老爷愿不愿意看在小少爷的面,收下这封信。

    ……

    “好黑啊,好冷碍…”

    “夜之山将人气全都挡住了,这里冷的简直冻人。旁边还有一座大湖,湖中湿气更是能刺骨。”

    “爷爷在这里生活,真的是休养吗?我感觉在这里,身体会更不舒服。”

    在小少爷叽叽喳喳的吐槽中,西姆大婶带着他们穿过长长的前院与花园,来到了城堡面前。

    走进城堡内,小少爷的念叨终于少了。

    外面又黑又冷,但城堡内部灯火通明,遍布的炉管,将温暖的气息送到每一处角落,再加上城堡内散养了不少猫猫狗狗,让城堡也不显得冷清。

    当然,最关键的是,小少爷身边围着好几只小奶狗。

    这满足了他的小小虚荣,让他瞬间就少了几分不耐。

    不过,小少爷虽然没吐槽了,但却换成西姆大婶的吐槽。

    “老爷就喜欢奶猫和奶狗,每过一段时间,城堡里就有新的一批小猫小狗。”西姆大婶:“就像小少爷说的那般,城堡里的人手太少了,留下来的这十几个仆人,百分之八十时间都在伺候这些猫猫狗狗。”

    “每天光是清理它们掉落的毛,就感觉头大。”

    说到这,西姆大婶又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该死的光辉1

    这里的“光辉”,毫无疑问就是光辉教会。

    至于,为何西姆大婶会因为清理猫狗的落毛而咒骂光辉教会?

    原因也很简单,如今的黎明城、或者说大斯曼帝国,几乎是光辉教会一家独大。老爷经常在家里咒骂光辉教会,那些难听话,如果传出去,估计够老爷死千八百回的。

    为了不让老爷的话外传,这里的仆人都是千挑万选最忠诚的一批。

    仅仅只有十多位。

    西姆大婶内心的风向标是很明确的:老爷肯定没错,错的自然就是光辉教会。

    该死的光辉教会,如果不是他们,大小姐就不会遭遇迫害。老爷也不会因为讨厌看到光辉教会的人,而常年居住在夜之山。

    更加不会因为担心咒骂外传,连仆人都不敢招。

    所以,一切都是光辉教会的错。

    普朗管家对西姆大婶显然很了解,而且也赞同她的观点,附和道:“没错,该死的光辉……”

    西姆大婶转头瞥了一眼他:“你现在不担心教坏小少爷了?”

    普朗管家耸耸肩:“反正小少爷也猜到了。再说,我们骂的是光辉,又没有指名道姓的骂。”

    西姆大婶深深看了普朗管家一眼,轻哼道:“算你识相,今晚可以回房睡。”

    普朗管家眼睛一亮。

    是的,普朗管家和西姆大婶是一对。只是因为老爷的关系,他们常年分居。

    这次普朗管家主动请缨跟着小少爷来夜之山,也是有思念老伴的原因。

    很快,在一群猫猫狗狗的簇拥下,他们来到了城堡的大厅。

    大厅里的人就多了起来。

    不过正如之前西姆大婶吐槽的那般,大厅的仆人基本都是围绕着各色猫狗在转。

    西姆大婶随手拨开一只飞奔向自己的金毛,然后又绕开地毯上的黑猫,顺手摸了摸在桌面喵喵叫的巴掌大小的小奶猫。

    最后,来到了帷幔旁边,伸头往里看了看。

    里面依旧是猫猫狗狗,不过基本都在睡觉。西姆大婶看的也不是这些睡着的小动物,她主要是看墙上的挂钟。

    “现在七点钟,如无意外,老爷会在八点休息。这一个小时,老爷一般在书房里喝茶读报。”

    “走吧,趁着老爷读报的时间,我先带你们过去找他。”

    在西姆大婶的引领下,他们一路来到了城堡的三层,在一间门缝散发着暖黄光辉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不用西姆大婶说,小少爷也知道,这扇大门背后就是爷爷的书房。

    因为……爷爷的声音已经从门缝里传了出来。

    只是爷爷的声音并不是那么美妙。

    “草他的狗养的,这群不事生产,只知道吃人不吐骨头的教士,有开始堵路了。”

    “就不怕夜路堵多了,大晚上被人嘎了脖子1      “要不是我的名字已经上了花名册,我都想花钱找人把这群狗娘养的给办了1

    “我XXX的光辉教会……”

    一连串的咒骂声,让站在门口的众人一阵沉默。

    小少爷此时也终于明白,爷爷为何不喜欢待在城里。就他这张牙舞爪的大骂,估计第二天就有教会的人上门来执法。

    果然,爷爷待在夜之山是正确的选择。

    看着一脸呆滞的小少爷,普朗管家轻叹一声:“起码可以说明,老爷的中气很足,身体在夜之山休养的还不错。”

    “谁?!谁在外面1

    普朗管家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内传来老爷暴躁的声音。

    只听到一道“咚”的响声,书房的门被打开,里面橘黄色的暖光照的走廊多了几分明亮。但很快,暖光就被一道黑影给遮挡。

    来人是一个穿着黑色睡袍的中年男子。

    他的头发略微有些湿润,显然是刚刚沐浴过。

    从他的样貌来看,是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只有那略带几根白发的鬓角,能看出他的年岁已经不校

    此人正是夜之山城堡的主人,古莱莫。

    古莱莫本来是带着怒火开门的,他最讨厌别人在自己读报的时间来打扰,但当他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时,表情瞬间一变。

    脸上的怒意收起,表情变得温柔,就连眼神都透露出几分慈祥。

    “是小宝碍…”古莱莫笑眯眯的走出来,摸了摸小宝的头毛:“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你早说要过来,我就下去接你了。”

    小少爷……也即是小宝,乖乖的叫了一声“爷爷”。

    古莱莫听到“爷爷”的称呼,表情更柔和了:“来,我们进去说。”

    古莱莫拉起小宝的手,便走回了书房里。

    普朗管家和西姆大婶也跟了进去。

    书房很是温暖,而且,还飘着淡淡的花香。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书桌上摆着一张报纸,旁边是热气蒸腾的茶水,显然,前一秒古莱莫还在书房里看报。

    古莱莫没有坐回桌前,而是牵着小宝的手,一路来到了书桌对面的沙发上。在古莱莫的示意下,普朗管家和西姆大婶也坐了下来。

    刚落座,古莱莫就开始关心小宝的生活,从校园的学习,再到每日的练琴,还有谱曲的训练,全都关心了一遍。

    小宝在外面很放肆,但在古莱莫面前,却是乖得跟小狗一样。毕竟,从小就是爷爷把他带大,纵然不是直属嫡亲,但他们的关系却比父子还要更深切。

    无论古莱莫询问什么,小宝都乖乖的回答。

    这一问一答,就用了接近二十分钟。

    终于,古莱莫了解完小宝的近况后,询问起他今日突然过来的原因:“我对你小子可是很了解,你就是个人来疯。没有要事,你绝对不会来夜之山找我。”

    “我刚才就注意,你一直想要说话来着;说吧,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

    小宝眼睛一亮,立刻将胸兜里的信拿了出来,递给古莱莫。

    古莱莫早就注意到小宝胸兜里的信封了,而且,从信封上的戳印标志,他其实已经猜到信封是谁寄来的。

    甚至猜到了小宝的目的。

    不过,古莱莫对小宝是真的很好。哪怕内心对这封信很抗拒,但最终还是给了小宝说话的机会。

    “爷爷,这是我同学让我帮转交给你的信。”

    古莱莫笑了笑,接过了这封信。

    信封上果然是那个熟悉的名字。

    古莱莫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但想到小宝在旁边,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询问了一下小宝,这封信的来源。

    在看到小宝提起自己“同学”,脸上飘起红意时,古莱莫便明白了个中缘由。

    难怪小宝大晚上还要过来送信。

    原来是情窦初开了。

    而且,喜欢的还是那一家的人……

    虽然古莱莫心里不太喜欢乌利尔,但对他家其他人倒没什么意见。他想了想,对小宝道:“你今天晚上应该不用回去了,就先让西姆大婶带你去洗个澡,然后晚上你就陪爷爷睡,如何?”

    小宝立刻点点头:“好,我可以抱一只小猫一起睡吗?”

    古莱莫笑了笑:“当然可以。去吧,西姆大婶会带你去洗澡的地方。”

    小宝也不多说,乖乖的跟着西姆大婶离开。

    等到书房里只剩下古莱莫与普朗管家的时候,古莱莫的表情终于还是沉了下来。

    “这封信……你应该知道是谁寄的。”

    普朗管家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不阻拦?”

    普朗管家:“……老爷,这已经是乌利尔寄出的第二封信了。如果他只寄来一封信,我肯定不会带给老爷。”

    “但他连续寄信过来,我觉得,他可能是有什么要事要说。”

    “或许……与大小姐有关。”

    乌利尔也知道古莱莫讨厌自己,所以,在普朗管家看来,乌利尔不会莫名其妙的触古莱莫的霉头。

    他既然连续寄信两次,那肯定是有重要之事。

    古莱莫其实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沉默了片刻,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算了,就当给小宝一个面子。”

    话毕,古莱莫坐回了书桌前。

    沉吟数秒后,拆开了这封看上去并不薄的信封。

    很快,信封内的东西便露了出来。

    整整六大张纸页,难怪叠起来这么厚,把小宝的胸兜都撑得鼓鼓囊囊。

    借着油灯的光亮,古莱莫打开了第一张信纸,默默的读了起来。

    约莫十分钟后。

    古莱莫看完了这封信,之所以读的这么快,是因为这封信其实也就三页纸。后三页并不是信的内容,而是乌利尔寄来的一张琴谱。

    古莱莫原本以为,乌利尔寄信过来,是发现了什么与妹妹相关的事,譬如……发现了妹妹的踪迹。

    结果没想到,乌利尔花了数页纸,描述的只是一个自己得来的竖琴琴谱。

    而且,这个竖琴琴谱据乌利尔说,还是他从梦中所得。

    真是一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