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月半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依米文学 www.emwx.net,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最新章节!

    第150章

    叶青鲜少动怒,这会儿却是气的不轻。

    倒是后边的周嫂子吓了一跳……

    明明叶青就在自己身边站着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那几个J国人旁边了?

    被叶青冷语呵斥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一头利落的寸头,古铜色的肌肤,冷硬的脸上是不屑的笑意。

    叶青突兀出现时,男子本是一惊,等瞧见叶青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庞,脸上顿时浮现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低头看了眼叶青伸过来的手,叽里咕噜的用J国语言说了一大串的话。

    陪同的华国人员是一个叫袁恒的青年,脸色顿时更加不好……

    作为外事翻译人员,袁恒虽然和容珩接触很少,可也认识容少将这个过分漂亮的妻子。

    也听人说过,叶青对这块药田,宝贝的很。

    叶青听不懂,他自然听得明白,对方竟然说,要再帮叶青折一堆。

    这不纯粹是找事吗!

    看那人做出给花的意思,叶青刚要去接,不妨对方又把手缩回去,转而探手就去掐旁边开的正艳的一枝,更甚者脸上笑容越发戏谑。

    这样丝毫不尊重的调戏态度,让袁恒也大为恼火,怒声道:

    “山本先生,您别太过分了……”

    下一刻忽然“啊”了一声,却是叶青忽然抬脚朝着男子腿弯踹了过去。

    袁恒吓了一跳……

    这些J国人本就来者不善,容少将夫人这样养在温室里的美人,能有多大劲儿?

    别说是她一个女流之辈,就是自己这样会两手花拳绣腿的,也只有上赶着送死的份儿。

    要是惹恼了对方,磕着或者碰着了少将夫人,那可就麻烦了。

    “唔……”旁边几个J国男女也纷纷看了过来,脸上全是看好戏的模样。

    那个山本明显察觉到动静,却是不但不躲闪,反而弯腰,伸手就要接住叶青踢过去的脚的模样。

    他这个动作无疑太过轻浮。

    同样赶到身边的周磊,来不及惊讶为什么距离更近的叶青竟然比自己还要先赶过去,直接怒喝一声:

    “王八蛋,你要做什么?”

    旁边几个刚才还装着听不懂袁恒话的三男一女,互相对视一眼,直接拦住了周磊的去路,可还没等他们出语挑衅,就听见身后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几人回头,却瞧见了无比惊悚的一幕,山本,正匍匐着跪倒在叶青脚下。顿时大惊失色:

    “山本!”

    那女子明显性情更加暴烈些,嘴里叽里咕噜吐出来一连串脏话,袁恒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女人的话总结成一句,那就是山本这样没出息的,竟然跪华国女子,还不如切腹自杀。

    口中说着,直接朝叶青伸手,用生硬的华国语言道:

    “决斗!”

    枪林弹雨的洗礼之下,女子身上骇人的杀气顿时朝着叶青席卷而来。

    若然是平常人,被这样凛冽的杀气威胁,说不定早冷汗涔涔了。

    叶青却是丝毫没受到影响,视线直直的回视过去,朝着药田外一指,一个字一个字道:

    “滚出去!”

    口中说着,提起山本的衣领往前一推,山本表情愠怒,明明快要气疯了,却是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朝着那几个J国人砸了过去。

    “窝囊废!”那个之前挑战叶青的J国女子,抬脚就要把山本踹开,被其他人拦住后,指着叶青的鼻子又重复了一句,“你,决斗!”

    嘴里说着,泄愤似的探手就想去拽那些盛开的药草花,下一刻手上却是一麻,女子愕然抬头,正对上叶青仿佛要喷火的眸子:

    “全都把花放下,然后,滚……”

    女子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满腔的愤怒,却是一瞬间全变成了冷汗,顺着额头汩汩而下……

    记得不错的话,明明刚才这个华国女郎,距离自己还有几米远。这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只女子确信,是她的话,绝不可能有这样神奇的速度。

    而最可怕的,是对方手法的诡异。明明瞧着叶青并没有用什么力气,就那么虚虚搭在脉门之上,却让女子察觉到一种致命的危险气息。这样的感觉,曾经原始森林里无比深刻的体会过,只是那次,是已经筋疲力尽的女子面对两只凶性大发的豹子。

    而现在,刚才还完全不放在眼里的这个华国姑娘,却带给女子远比那两只豹子还要更加强烈的可怕气息。

    女子隐隐觉得,自己真是要和对方撕破脸,很可能这条胳膊就得废了。

    竟是再不敢说半句废话,默默放下刚才折的花,回身扶起山本,仓皇出了药田。其他J国人虽然不明白,为何女子一瞬间变化这么大,却直觉应该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面面相觑之余,也不敢再和那个有些诡异的美丽华国姑娘纠缠,也都乖乖的把花集中到一处,跟着灰溜溜出了药田。

    叶青顾不得搭理他们,先抓紧时间处理这些被折断的花朵,好保持其最佳药性。

    虽然叶青来的还算及时,可花中的一部分,明显还不是药性最好的时候,再有一些药草,也被踩踏的不成样子。一时只恨自己方才下手还是太轻了些。

    她这边埋头处理东西,周磊和袁恒却全都傻了眼。

    叶青会功夫的事,也就容珩和张越知道罢了。至于说周磊,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方才这几个J国人,袁恒或许陌生,周磊却还算熟悉,当初在国外多国联合执行任务时,和这几位全都打过交道。

    因为对方看不起华国人,周磊也对他们看不顺眼的很。可饶是如此,也深知几人的实力,他们可不只是隶属于J国王牌军团,为了获取情报,还曾多次隐姓埋名加入雇佣军,更在和雇佣军一起活动的时候,养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凶狠性子。

    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可不会干什么怜香惜玉的事。愿意乖乖的按照叶青说的话“滚”出药田,即便不可能,也只会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被叶青给吓着了。

    说话间,又有其他人被惊动后赶了过来。

    甚至J国军团的人也被惊动,跟着匆匆赶了过来,J国人的后面,跟着的除了华国负责接洽的人员之外,容珩也在其中。

    一眼瞧见神情愠怒的叶青,容珩直觉不对,忙小跑着过来,低声询问:

    “青青,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刚要耍宝逗叶青开心,不妨和山本并那女子交谈过的J国代表团团长横二忽然走过来,直接指了叶青道,厉声道:

    “这就是华国的待客之道?容少将,请您立即让她向山本君和慧子小姐道歉!”

    代表团团长名叫伊藤,自诩是华国通。以他对华人的理解,这个民族最怕事,尤其是拿两国友好关系这样的大帽子压下去。

    以华国人胆小如鼠的可笑性情,不马上押着那个女人过来赔罪才怪。

    “待客之道?就凭你,也跟我谈什么待客之道?”容珩直接就怒了……

    多大脸啊。这世上还有比叶青更好的女孩子吗?

    答案是当然没有。

    既然老婆不会错,那错的一定是伊藤的人了。

    “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叫‘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的,那就只有……”

    叶青已经收拾好药田,转手拿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顿按,最后沉下脸:

    “让他们赔偿五十万。”

    “五十万,你想发财想疯了吧?”还没等容珩说什么呢,伊藤先暴跳如雷,“就你这堆破草,也值五十万?”

    “伊藤先生,请您注意自己的措辞。”袁恒接过话头,自己人当然要站在自己人这一边,“我们容少将从不会夸大其词,他说这药田值五十万,那就值五十万了。”

    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不住打鼓,心说这药田里莫非是种了金子,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容夫人就敢要五十万……

    “要是毁了药田,把他们几个卖了也不够抵偿我的药物损失。”叶青插了句嘴。

    “胡说八道!”没想到堂堂容少将竟然听个年龄不大的姑娘的话,和自己胡搅蛮缠,伊藤气的越发脸红脖子粗,“容少将,你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我当然能负责。”容珩傲然道,“要是我能证明,这块田里种的全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价值连城的宝贝,伊藤先生是不是赔偿之外,还能让你的手下道歉?”

    “好。”伊藤气的头上青筋都要迸出来了,又阴沉沉的加了一句,“那容将军要是拿不出什么依据,我们也不提社么过分要求,就让这位小姐,也同样跪一跪山本……”

    袁恒越发慌张,唯恐容珩被激怒的失去理智之下,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忙要劝阻。

    容珩却已经抬手和伊藤击掌: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随即掏出手机,点开一个页面,神情骄傲中又有胜券在握的自信:“这就是依据。”

    他点开的正是一张M国之前推送过的一条新闻,新闻画面上,M国总统威廉先生正在向一个华国女子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