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月半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依米文学 www.emwx.net,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最新章节!

    第50章

    叶青一早起来,换好衣服,刚要出门,又被叶泽叫住:

    “真不用我让人陪你一起过去?”

    昨儿个听胡伟廷说了叶红的事,叶青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现在时代不同了,不像前世那会儿成了亲就要从一而终。

    虽然接触不多,也能看出来叶红这个人也就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为人却是有些不堪。

    之前还以为,叶红会对受了重伤的窦尧不离不弃,也算还有一点儿可取之处。

    现在听胡伟廷所说,却分明不是那么回事。

    细细想来,里面确是疑点重重。

    毕竟,哪有都怀孕几个月了,和窦家父母这对儿公婆还从未谋面的。

    偏偏窦尧还一直昏迷……

    窦家父母满是皱纹的凄苦面容一直在眼前出现,再有事关叶氏医院……

    因为叶青以叶氏医院没有中医科为名,拒绝到自家医院实习,叶国礼这段时间,正让院长尹哲文一力筹备中医科室……

    是以今儿一早,叶青就给李汉思打了个电话,说有事,这两日先不去三院了。

    知道叶青要去自家医院,叶泽倒是很开心……

    这几日叶青在三院实习,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第一日还好些,之后几天甚至比那些正式医生还要辛苦。

    叶泽就很是心疼。可相处这段时间,也知道叶青确实是痴迷医术,倒也不好阻止。

    只屡屡提议叶青到自家医院去就好,言下之意,分明是埋怨三院那里把妹妹当牛马使。哪里比得上到自家医院自在……

    昨儿个又提了那么一下,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叶青竟然立马答应了下来。

    叶泽很是开心,当下就要打电话给院长尹哲文,让他安排一下,却被叶青拦住。

    直接跟他说,自己去还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过去,而且说不好看看窦尧一家没什么事,自己就不会再去了。

    兴师动众的未免不太好。

    再有就是,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事,叶青自觉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三院那儿,自己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堆注视的眼神,这样所谓的万众瞩目,当真让叶青有些不适。

    要是叶泽真郑重其事的嘱咐了那位尹院长,叶青能想象,自己的处境怕是和三院那儿差不了多少。

    没奈何,叶泽只得退而求其次,只给负责人事的副院长王培明打了个电话,也没说叶青的身份,只告诉他是一个小妹妹要过去实习,让他安排一下,其他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坐上叶泽让人准备的车子,出了小区大门时,两个蹲在路边的人影一下站了起来,叶青往外看了一眼,眉头再次蹙起……

    竟然是叶长海和秦桂花。

    两人伸着头往里面看,等瞧见是一辆汽车出来,又退回路边。

    司机明显察觉到叶青的动作,忙放缓车速:

    “小姐。”

    “不用停。”不管叶长海和秦桂花想要谋划什么,叶青都不觉得自己有和这两人继续打交道的必要。

    倒是叶长海两人看叶青的车子有停下来的迹象,竟是又想围过来,不想司机已经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叶家医院名叫天云医院。

    听说当初,叶家建立这家医院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妻子聂芳云入住。

    是以环境不是一般的好,不但位置极佳,就坐落在北海附近,里面面积也不是一般的大。

    一路走来,假山嶙峋,流水潺潺,曲径通幽,与其说是医院,实际上却和度假别墅差不多。

    叶青按照之前王培明给她说的楼层,直接上了三楼,到了带有“副院长”标识的办公室外面。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叶青推门进去,就瞧见房间里坐着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四十多岁中年男子。知道对方应该就是叶泽给自己联系的副院长王培明了。

    当下鞠了一躬:

    “王院长,我是叶青。是来咱们医院实习的。”

    瞧见进来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王培明正有些诧异呢,听叶青自报家门才想起之前叶泽助理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今天会有一个叫叶青的实习生过来,又一再叮嘱王培明多加照顾,说是二少很看重的人。

    要说王培明还是有些头疼的,高昂的诊疗费用之下,不论是天云医院的主治医生,还是护士,全都是一流的。

    比方说医生,一般都具有海归学历,最不济,也是国内一流医科大学的博士毕业生,每天忙于医院事务之外,还有不少人身上有科研项目,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之下,根本没人愿意带实习生。

    可叶泽虽然不插手叶氏集团事务,二少的身份也不是摆设。

    既然开口了,王培明也不能拒绝。

    本来就想着既是托了叶泽的关系进来的,十有八九应该是跟他所处的娱乐圈有关系。

    这会儿瞧见叶青,无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几天,叶青已经瘦到了标准体重,精致的五官完全显露了出来,高挑的身材,比例比那些国际超模还要完美。

    这样天生丽质的女孩子,即便这样素颜过来,也是让人眼前一亮,即便和娱乐圈那些当红花旦相比,也是丝毫不差。

    长得这么耀眼,还去娱乐圈不就行了吗,干嘛要跑到医院搞什么实习……

    可心里虽然腹诽,看在叶泽的面子上,依旧客气的冲叶青点了点头:

    “叶青是吧,你先等会儿,我处理完手头的事儿,就带你过去……”

    话没说完呢,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更甚者不等王培明开口,外面的人直接推开门,随即一个穿着件烟灰色小西装,同色西裤的男子冷着脸走了进来,瞧着明显怒气冲冲:

    “王院长,我递上去的那份儿报告您准备什么时候批?”

    明明用着敬称,却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看叶青杵在王培明桌子前,男子明显觉着有些碍事,直接一挥手,以着呵斥的语气道:

    “你先出去,我跟王院长说点儿事……”

    口中说着,看也不看叶青,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王培明桌案前。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王培明脸色也有些不好,却明显对男子的身份有些忌惮,耐着性子道,“董事长的意思,是要开设中医相关科室,可你看看你给我的是什么报告?一水儿都是国外的进口仪器……”

    “中医和西医不一样。再说了这些仪器,咱们医院都有了,还都是领先世界水平的高端产品,这些仪器买过来让它们积灰吗?”

    其实王培明还有一句话没说……报告上说要购买的仪器,一部分的性能甚至还比不上医院现有的,一个医院的名气靠的不是有没有先进机器,而是有没有高明的医生……

    “所以我才会递上这样一份报告,对那些中医来说,这些机器已经足够对得起他们了。”男子对王培明的理由却是嗤之以鼻,“我姐夫不懂,王院长可是个中专家,中医有几个是真有本事的,还不是坑蒙拐骗居多?也就我姐夫人好糊弄,人家一说,他就信了,真上什么中医科室……”

    “我跟你说,我让人购买这些仪器,就是为了不想我姐夫到时候难做……不然你说说看,真是那些中医出了什么医疗事故,到时候这个责任谁负?”

    姐夫?叶青皱了下眉头,眼前不期然闪现出叶家别墅时见到的叶国礼现在的妻子郑文华的模样……

    虽然对叶家亲戚关系不是太了解,可叶青也听叶泽提起过,他们的亲娘舅姓聂,因为早年和家里有些误会,已经断绝关系多年了,这个口口声声叫“姐夫”的人,难不成,是郑文华的弟弟?

    “所以说你买这些仪器,是要让那些中医用?”叶青插口道。

    “不是让你去外面等着吗,怎么还在……”男子才发现叶青还站在那儿并没有离开,刚要发火,一回头正对上叶青灵动美丽的眸子,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艳,语气一下缓了下来,带着些狎昵的口吻对叶青道,“还是这位小妹妹聪明……中医懂什么?都什么时代了,还望闻问切,中医就是因为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与时俱进,才会落后于世界,我现在为他们着想,上这一批仪器有哪里不对?”

    “还是说王院长对我本人有什么看法,故意刁难?”男子冷笑一声,语气炫耀中明显还有威胁之意,“天云医院的由来,王院长也知道,本来就是我姐夫为了妻子特意建的,医院的股份,我姐手里也有,我这个做人小舅子的难不成还会害医院?”

    “用不用怎么也得请来的中医专家到位后问了人家的要求才行吧?”王培明被他的语气弄得很不舒服,也沉了脸,“如果专家们说需要,咱们医院里的医疗器械不是一般的充足,直接就可以拨过来,不需要的话,这些东西根本更不用买……”

    看看报告上这些仪器,有几样甚至已经处于淘汰的边缘,结果竟然以高价出现在报价表上,怎么看里面都有猫腻……

    男子明显听出了王培明的言外之意,耸了耸肩头,无所谓的道:

    “咱们医院那些都是高级货,那些所谓的中医专家一个个都是土老帽,太先进的东西,他们会用吗?就我让你过目的这些仪器,等买过来后,我还得找人给那些老土培训呢,不是因为这是我姐姐和姐夫的医院,你以为我愿意受这个累?”

    叶青听得火起。

    要在天云医院开中医科室的事,叶青自然知道,更甚者本来就是因为叶国礼一门心思想让叶青到自家医院来,才特意开设的。

    之前叶国礼只是提了那么一嘴,叶青也没有在意,现在看来,竟是已然提上了日程,还成了天云医院的大事。

    可开设中医科室本来是好事,怎么到了这油头粉面的男子手上,就成了敛财的工具了?

    什么叫“那些土老冒,用这些东西就是高看他们了”?又想牟利,又要耍大爷,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偏男子耍威风的同时还不忘对着叶青显摆,怼了王培明后又转头抛给叶青一个轻佻的眼神:

    “美女妹妹,哥哥说的对不对?”

    还真是赚钱调戏美女两不误。

    看对方两只眼睛里好像要探出小勾子似的,叶青真是恶心至极。她的性情本就不太活泼,再加上前世心疾缘故,轻易不会动怒,这会儿却是忍不下去……

    即便已经和容珩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容珩也都是处处照顾叶青,从来都是疼着宠着还来不及,怎么会这么轻薄挑逗?

    “不对。”叶青绷着脸道,“开设中医科室,最要紧的是先请来专家,然后联系上好的药材,另外,这位先生是不是弄错了?我好像听说,天云医院,是叶董事长特意为了亡妻开始,你刚才口口声声说是你姐的医院,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男子可不正是郑文华的弟弟郑文强?

    和医院中那些精英大夫不同,郑文强虽然也是医学院科班毕业,毕业后却是并没有进医院,而是投身于医药器械采购的大潮中。

    虽然和那些亿万富翁不能比,手里却也有个几百万。

    可惜后来,为了最大可能的赚取利润,和一家医院的主管领导勾结,以高价卖给医院很多失效药物。

    事情闹大以后,郑文强赚的钱全都赔了进去不算,还差点儿做牢。

    好在他有个好姐姐,就在他销售事业一败涂地的时候,郑文华却是一举嫁入了豪门。竟然成了中都商业圈赫赫有名的叶家家主叶国礼的妻子。

    郑文强的身份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本来他一门心思想要去叶氏集团,作为董事长的小舅子,怎么着也要混个大区总经理干干,结果却被太子爷叶昊直接不留情面的驳了回来。

    把个郑文强气的不轻,后来还是叶宝如开了口,让他进了叶氏天云医院。

    郑文强刚进来时还算安分,时间长了,却是又盯住了医院采购这一块,毕竟他干过这行,知道这行油水大。

    郑文华被他闹得受不了,就跟叶国礼说了,叶国礼本来还有些犹豫,还是叶宝如建议,让给他个机会。

    这样,郑文强就成了采购部的主任。

    因为他有过前科,叶国礼又特意加了个保险,交代不管买什么东西,都得让业务能力很强的副院长王培明掌掌眼,只有他签了字,才算数,不然,一分钱也别想支出去。

    彼时郑文强一门心思做出点儿成绩让叶国礼看看,做事倒也下劲,再加上天云医院合作的全是大客户,即便没有从中渔利,光这些大客户逢年过节送的“礼物”,都比郑文强干医药销售时的收入要丰厚,再有不管到哪儿,都受人尊重,郑文强也曾很是满足过。

    可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加上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每每瞧着动辄几千万上亿的金额从自己手里过去,郑文强渐渐的越来越心猿意马。

    而叶国礼准备在医院开设中医科室的消息传出去后,马上就有很多厂家派人找上了郑文强,无一例外都是推销自家产品的。

    以致这些日子,郑文强每天都酒摊不断,收礼物更是收到手软。

    “精挑细拣”之下,最终把最满意的几家单位全给列了上去……

    照郑文强看来,人家产品虽然有些落后了,但也不算太落后不是。从前也曾经是业界顶呱呱的。

    让那些泥腿子中医用,绰绰有余。

    更别说,这几单生意这真是做成,即便是按照常规给的回扣,也足够让郑文强半夜都能笑醒了。

    做这个计划前,郑文强已经先去找了外甥女叶宝如。

    叶宝如只说自己不懂,让郑文强只管做主就好。

    郑文强可是知道,叶宝如在叶家有多得宠,有了她这句话,当下就和拿了尚方宝剑一样,可不就直接给王培明递过去了?

    没想到报告都交到王培明手中有一个星期了,都没有得到什么回音。郑文强心里的火可不是蹭蹭往外冒?

    好容易瞧见王培明房间里站了这么个美人儿,郑文强心里终于舒服了些,还想着在美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呢,怎么也没有料到,却等来了这么一番诛心之语……

    郑文华虽然嫁给了叶国礼,可一向不掺和商业上的事,再加上郑家门第也低,以致郑文强这个自诩的“正牌小舅子”,很多时候也觉得腰有点儿挺不直。

    比方说叶家那里,也就一个叶宝如对他客气,其他诸如叶昊叶泽,根本鲜少和郑文强来往,见面时虽然有礼貌,却明显很是疏离。

    偏偏郑文华嫁过去后,又一直没怀上孩子,郑文强未免底气更加不足。

    可越是这样,就越不能忍受旁人拿这个说事。郑文强越想要确立他至高无上的“小舅子”地位。

    好在天云医院的医生们都忙的很,即便有时候八卦,看在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的面子上,也不会刻意给郑文强难堪,顶多背后嘀咕两句。

    像叶青这样直接明晃晃一点儿后手不留打脸的情形,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气的一脚踹开椅子,恶狠狠的瞪着叶青道:

    “你是哪儿冒出来的丫头片子?会不会说人话啊?有种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王培明也没有想到来实习的小丫头性子这么耿直……既然是叶泽介绍过来的,想来家人中应该有人和二少关系颇好,会知道叶家一些家事也情有可原,可一般人即便知道了,事不关己的情况下,也不会多说什么,小丫头倒好,直通通就撂了出来。

    看郑文强气急败坏,想要去揍叶青的模样,王培明忙拦住:

    “文强你息怒息怒……”

    “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二少介绍过来的,朋友的妹妹,说是要来咱们医院实习,二少特意嘱咐过,让多加照顾……”

    “丫头年龄小,说话有些不注意,你别跟她一样啊……”

    “二少,叶泽?”虽然郑文强一巴掌把人扇死的心思都有,可对叶泽还是有些忌惮的,用手指着叶青的鼻子道,“叶泽那是我外甥呢,我看在外甥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见识,可也就这一回,我跟你说,再敢这么胡吣,我可不管你们家和阿泽什么关系,你一秒钟也别想在天云呆下去!”

    又气冲冲的冲王培明道:

    “这个计划,可是宝如那里已经通过了的,你再看看,我下午过来拿。”

    说着恶狠狠的看了叶青一眼,眼神充满威胁。

    等郑文强出去,王培明脸色明显有些担心……郑文强这个人也是个聪明的,就是聪明劲儿不用到正道上,看他对叶青余怒未消的模样,说不好会找机会报复叶青,犹豫了下道:

    “不然你先避避风头,晚几天再过来实习?”

    好歹等郑文强忘了这事。

    明显看出王培明的担心,叶青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他不算什么。”

    说着又看了一下被郑文强丢在桌上的审批报告:

    “就是这个,您打算怎么办?”

    没想到叶青这会儿还有心思替他发愁,王培明不觉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呀,你就不用操心了。”

    心里却是有些发苦。

    郑文强直接把叶宝如搬出来了,可见是做足了准备。

    毕竟医院上下谁不知道,作为叶国礼原配聂芳云唯一的女儿,叶宝如是天云医院最大的股东。

    真是叶宝如点了头,王培明怕是拦不住郑文强。

    真是拿这事去告诉叶国礼,也不合适。

    毕竟天云医院在医学界或者名气颇大,可于叶氏集团而言,却无疑是最不起眼的产业。

    拿这样的小事去麻烦叶国礼,未免不智。

    不说叶国礼看不看得上眼这些小事,但是他对女儿叶宝如的宠爱……

    这些年来,就没见他驳过叶宝如的面子。

    说不好这么一大笔钱,人叶董事长看着,也比不上能哄女儿开心一笑重要。

    到时候反倒是自己,会落得里外不是人。

    明显看出来王培明在敷衍自己,叶青当即了然:

    “王院长是不是担心上面的人站在郑文强的立场上?”

    想了想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电话。

    几乎就在电话响起的第一时间,对面的人就摁了接通键:

    “喂……”

    语气温和至极。

    “是我,青青。”叶青先自报家门。

    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一声:

    “我知道是你,说吧,有什么事?”

    青青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真是太难得了。

    “我现在在天云医院。”叶青一板一眼道,“天云医院不是要开设中医科室吗,有些器械,我认为没必要买。”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一下,明显有些一言难尽:

    “那就不买。”

    其实还是更喜欢青青主动要钱花怎么破……

    “嗯。”叶青应了声,委婉道,“我想让你给天云医院的王院长说一声,王院长这边儿被人缠着,现在有些为难。”

    “好。”

    电话那头的男子竟是无论叶青说什么,都马上同意。

    王培明听得眼睛都有些发直,心说这小丫头搞什么呢?瞧她的模样,八成是家里宠的厉害,竟然什么事都是想当然的模样,什么叫“她认为没必要买”?

    还有电话那头的人,明明听声音是个成年男子了,也跟着小丫头一起胡闹。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叶家的天云医院,就是在这里干了多年,勉勉强强也能算得上是医院顶梁柱的自己,很多事都不敢插手,这小丫头倒好,就是过来实个习,口气却能吹破天去。

    殊不知电话那头叶氏集团的人,却是比王培明还要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因为接电话就直接中断集团会议的人,真的是他们的工作狂老大叶昊?

    更可怕的是,叶总竟然还会笑。

    即便隔着一扇门,大家都能感觉到叶昊发自内心的开心。

    难不成,是老大的爱情终于在这个万木萧瑟的冬日,姗姗而来?

    不然,实在解释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时纷纷把视线投向叶昊的助理丁子铭。

    丁子铭却是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肯说……

    电话那边是谁,自己当然知道了。可事关豪门秘辛,老大不主动披露之前,自己嘴上拉链绝对要拉好。

    可即便如此,叶总疑似陷入了热恋的说法还是在叶氏集团悄悄传开。

    叶青挂断了电话,看向王培明,神情认真:

    “那个郑文强再过来,您就跟他说,叶昊不同意。”

    王培明咧了咧嘴,心说小祖宗,你就是撒谎,也要有个限度,作为集团的二把手,叶昊可是比董事长叶国礼还要更加不近人情。

    很多事你找叶国礼都可能办成,到叶昊那儿,一水的公事公办,但凡有一点儿私心,都会丝毫不留情面的给你驳回去。

    怎么可能会是电话里那个无比宠溺,不管小丫头说什么,都好好好的暖男?

    要是叶青说,那是国民老公叶泽,或者王培明更愿意相信些。

    可叶青毕竟也是为自己好,王培明倒不好说什么,站起身,准备招呼叶青先去指导老师那里,不想还没迈步呢,手机就响了起来。

    王培明掏出手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对方手机还发出了视频请求。

    王培明有些莫名其妙,随手点开,下一刻却明显一惊……视频对面的人,怎么那么熟悉?

    再一看,好家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对面看可不正是叶氏集团的太子爷,叶昊?

    神情顿时很是恭敬:

    “叶总……”

    叶昊点点头,视线在王培明身上顿了下,却是往其他方向瞟了过去,一眼瞧见镜头里露出一点儿小脸的叶青,嘴角却是旋即勾起:

    “是我。”

    “叶总打电话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不算大事。”叶昊难得温和,“那批器械不用批,要是对方再过来缠你,你就让他直接找我。”

    “啊?”王培明登时懵了,下意识看向叶青……又是“器械”,又是“缠”的,这话可不正是叶青的原话?

    原来叶青方才打电话的那人竟然是小叶总?

    太过震惊,竟是连回叶昊的话都忘了。

    “喂……”叶昊皱了下眉头。

    王培明这才回神:

    “啊,叶总,您说,我听着呢。”

    “叶青不是和你在一起吗?要买什么东西,你只管问她,只要她说需要,你只管批,她说不要,就一分钱也不许批出去。要是下面人问起,你全推到我身上就行。”叶昊说完,又看了叶青一眼,这才挂断电话。

    王培明气儿都快喘不匀了,瞧着叶青神情也是惊疑不定……

    我的天呀,眼前这位姑奶奶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不是说是二少的熟人吗,怎么大少那边儿却是比二少还要殷勤?

    不是叶昊开了视频,王培明一定会觉得方才那个只要叶青提出要求,问都不问是什么就能一口应下来,怎么看怎么具有昏君潜质的男人,一定是个冒充叶昊的骗子。

    还特意告诉自己,不管什么事儿都要问叶青,那岂不是说,叶青能连小叶总和董事长的家都一并当了吗?

    这样的语气,肯定不是那个朋友的家人那么简单。

    王培明甚至预感,要是这丫头真对叶昊说一声,她不喜欢郑文强,叶昊那边儿十有八、九,立马就会把人给开了……